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新闻

运营商宽带价格战的前方是金矿还是悬崖

新闻
来源: 作者: 2018-12-07 18:43:22

通信世界消息(CWW)自中国移动获得固牌照、一头扎进宽带市场之后,其凶猛的打法让市场上原有的企业哀声一片。

2016年10月,中国移动固宽带用户数超越联通;2018年,超越电信也指日可待。其主要手段,就是近乎白送宽带的方式,即便在内部分拆调整后,其30多元的宽带ARPU值也只有电信和联通的一半左右。

曾几何时,电信与联通还希望以高质高价的模式应战移动的低质低价,在消费升级的过程中巩固自有阵地。但是中国移动把低质低价变成了高质低价,逼着电信和联通直接降价。

例如,近期某省移动宣布从8月18日起,所有的用户,无论消费金额,无论在时长,均能够获赠至少60M的宽带;该省电信旋即表示,移动套餐打两折,再送宽带,可谓狼烟四起、烽火漫天。

从2018年8月18日开始,江西移动打出广告,表示宽带无条件全免费。

随后,江西联通也发表了公告,力度比移动还要大,在免费送宽带的基础上,还送不限流量的卡。

没过多久,江西电信也迅速反击,公告不仅送宽带,还对移动套餐打折(2折起),买直降600到1000元。

通信行业的良性价格战与恶性价格战

凡事都应有个度,退后一步鲜花盛开,往前一步万劫不复,通信行业的价格战也是如此。作为一个带有一点垄断性质的公共基础服务行业,只要竞争不足,业内公司是能够过得很舒服的。最为典型的案例是西欧,在东亚的中、日、韩已经全面完成光纤络建设的时候,它们还在制定2025年前完成光纤普及的目标;英国电信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还能够隔三差五地宣布涨价,即便其服务没有任何提升。

这样的场景下就需要竞争,良性的价格战是最典型的模式,也就是说,让各个运营商赶快行动起来,提升行业技术能力,让成本降得比价格快,使得整个行业充满活力。同样以西欧为例,政府对本国一家独大的运营商(如德国电信、英国电信等)已经失去耐心,开始引入新的运营商到宽带市场,如英国的维珍、德国的沃达丰等,取得良好成效,原有运营商也不得不在价格、服务水平上快速响应,沉寂的市场被激活。

以上是良性价格战的模式,让行业发展,让最终用户受益。而恶性价格战却截然相反,比拼的是谁老底雄厚、耗得起,输得一方将可能被清理出市场,而最终用户或者在价格战之后面对最终胜利者的掠夺,或者“享受”劣质的服务。例如,印度的4G络Jio推出时彻底免费,不可谓不吸引人,其用户增长甚至比互联企业在同时间段还要迅速,但是拥塞的络难言体验。

提速降费应是一种良性价格战

宽带运营商在打价格战的时候,都高举提速降费的大旗。实际上,虽然提速降费工程每年几乎都要求运营商资费下降30%,但从没有说过要求ARPU值下降30%,毕竟如果营收下降,运营商就无力实现络扩容,反而会让提速降费的本质目标落空。

因此,提速降费的目的是促使运营商们打一场良性的价格战,各运营商可以在ARPU值保持不变的情况下把带宽提升上去(单位带宽的价格出现下降),把用户订购的流量提升上去(单位流量的价格出现下降)。这种价格战可以是运营商之间打,也可以是自己和自己打,也就是直接服务升档。

宽带价格战更多通向悬崖

中国移动在宽带市场上正从挑战者向领导者的角色转变,用户少的时候,便宜就便宜点,哪怕亏损一点也不要紧,但是用户量庞大到一定程度之后,宽带业务还是应该获得正向的回报。再积极主动地把价格更进一步探底,就缺乏必要性了。例如前述某省移动对于任意用户都送宽带,是否可以理解为,用户办理一个8块钱的套餐也能够获赠60M宽带?因此,对于移动而言,进行有效的盘整和梳理,让资费体系稳定甚至略有提升,那么在现有价格战基础上有望挖掘到金矿;如果继续猛打宽带价格战,前方出现的有可能是悬崖。

对于通信行业而言,越来越多的省份陷入了存量竞争的格局当中,价格战不是吸引更多的增量用户,把总盘子做大,而只是吸引竞争对手的用户,在不断流转的过程中,行业总营收盘子在变小,因此不得不说,对于行业而言价格战的前方是悬崖,一旦掉下去了,收入萎缩,还可能带来服务能力萎缩,最终用户利益将会受损。

业内一直以来也有运营商降低通信服务资费,促进用户使用各类内容与应用,从而获得更多的收入。事实上,从近10年的执行成效看,在同OTT的竞争中完败,只在与络、与牌照结合紧密的IPTV上取得良好成效,但营收一般,与其说是增值业务,不如说是黏性业务。因此,如果深陷价格战的泥沼,是不能指望依靠内容与应用,将其从悬崖边拉回来的。

本文刊登于2018年8月25日《通信世界》杂志

(2018年第23期,总第781期)

相关推荐